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手术那天。。。
鼾咍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362
精华 0
积分 64730
帖子 12946
威望 64730 点
金钱 25893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2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8-14 06: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手术那天。。。

22号那天早上九点一刻左右,一位身穿蓝色制服的阿姨扔给我一件又长又厚的深红色外套让我披上,跟她走。彼时的脑中没有任何多白癜风能根治余的想法,带着一点儿好奇心乖乖跟了去。进了有人专守的电梯下到四楼,扔给我一根蓝色的条子(其实是一次性术帽,事先并不知道),然后打开一道门,我看见妈妈不知所措的目光,她便叫我脱了鞋袜交给妈妈,然后换上她刚刚换的那种鞋(她换的时候干嘛不让我一起换?),跑回去换了,没走出三米又叫脱掉,还有那件还没披热的大棉外套(重得都差点儿提不起来,很吃力地扔了上去),躺在了一张有滑轮的单床上,然后被她七拐八拐地推到了手术室门口,继而扔在了旁边的一个角落里,走了。

  十几分钟后,有医生出来问我的名字,

  “**”我没头没脑地回答。过了几分钟,又一医生出来:

  “叫什么名字呀?”我回答,还是结束。最后一次几分钟后,我被推了进去。女医生给我脱衣服(以为是没必要这么。。。),尔后给我插针,并认真地嘱咐我“不要乱动,好好配合”,这个过程中,我依然听到不断有人问我“叫什么名字”,这下我再也不答,猜得没错,自然有人会替我答的。然后又问我

  “几岁了?”

  “20.”我发誓只说一次。

  手术顺理成章地进行。打时很疼,医生说得“忍忍”,像平时一样,遇到突然的刺激我通常会“非条件反射”地轻叫一声,倒不是因为无法承受。一生毫不客气地开始了,我却环顾着这个手术室,陷入了回忆。。。

  ——07年的那天,也是清晨,我一个人去了医院,爸爸正从老家往医院赶,可能要迟些。找到了家乡的那位“叔叔”(在市医院里当差),便由他领着去找我的主治医生(据说是“叔叔”找的一位资深主任),

  “怎么,一个人来的?”

  “这也是,家长都还没来呢!”叔叔责道,

  “来了,在路上,没事的,一会儿就到了”我不想耽误时间。很快就安排进了手术室,记得那时双手是自由的,只是用什么东西绑住了双脚,那位医生挺年白癜风轻,也很幽默,说他会“怜香惜玉”的,会给我弄尽可能小的伤口,“不会影响小姑娘的未来的”。。。手术室里气氛很好,听见我“啊”了一声,便笑说我脆弱得像林黛玉。可能是初生牛犊吧,也是一点儿也不害怕,事实上,那次手术的整个过程中我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痛,唯一印象清晰的是我睁大着眼睛却只看到一双毛茸茸的手臂(男人的手啊~~~额~),在旁边按住了我的身子,然后便是听见剪刀不断剪开血肉的声音,咔嚓咔嚓,那么清晰,却一点儿也不疼。那时我脑子里还一直在想“刚刚他给我喷的说是用来止血,又散发着臭鸡蛋气味的的东西~它的化学成分到底是什么来着?H2S么?可记得不久前化学老师还强调过H2S是有毒气体呀~~那~~~还有什么气体是有臭鸡蛋气味还可以用来止血的呢。。。”。。。

  突然,我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不知道是怎么了,此时此刻的情况却大不相同,我没有听见07年那次剪刀挥霍的声音,却清晰地记下了医生每一个动作给我带来的疼痛。就在昨天,我还蹦蹦跳跳地在医院里上上下下跑来跑去,还有兴趣逗妈妈开心说自己是唯一一个容光焕发的病人,还有心情感受这么多人陪着我给我带来的新一轮温暖,让我时常想起07年爸爸睡在我床头时我温着眼眶瞥见的那满头白发,那时的几天几夜我什么也没吃,爸爸也没睡一个好觉。就那样每天每夜地搬个凳子坐在病床前,撑不住了就趴在床沿睡着了,我想伸手把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就醒了,然后我就冲他笑了。临出院的那天我第一次下楼去,爸爸陪着我在北街绕了好长一段路,只是散散步。

  我最爱吃橙子,爸爸就买了好几个橙子我们坐在广场边要吃来着,却发现没有刀,他就用他的硬指甲给我“切皮”。。。

  我读高中那时候住过两次院,头一次是车祸,都是爸爸陪在身边,会感觉全世界只剩下了我和爸爸,相依为命,却是——再痛,也很幸福。

  这次,我依然感到幸福。只是,这样的幸福很丰满。

    

  手术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这一次,我哭了。

  我不知道是自己已经不再坚强了,还是有别的什么东西让我下意识会想流泪,我只知道,这次的“大刀阔斧”我是有感觉的,尽管一直告诉自己:没事的,马上都会过去的。可偏偏越是不想那么脆弱,眼眶里就越是“波涛汹涌”。。白癜风要忌口什么。最后,医生和护士扶我起来,他用教育小孩子的口吻命令我乖乖坐好,一边给我上药一边问我那个不知多少人问过不知多少遍的问题:“几岁了呀,啊?”我不再说话,背着手去擦眼泪,发现是徒劳,“哎哟,不会说话了,就知道哭,几岁了呀?”。。。

  结束后又被一位阿姨推了出去,同样扔在了之前的那个角落。我感觉手臂和肩膀都露在外面,冷,可眼泪依然没有停住,就这样,我在那个角落里呆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被人推走了,医生说,肿瘤是好的。

  进了电梯,像07年一样,电梯明明在上升,我躺在那里却始终觉得它在下降,最后到了八楼我也听成了三楼,被推出来的路上还一直想提醒阿姨“送错了,我是八楼的”。。。为了避免眼泪继续流下来,干脆闭上了眼睛。到了病房,发现有人来接应,睁开眼睛看见了哥哥,哥哥很心疼地抱起了我,我一下子又决堤了。。。许是退了,也越来越感觉到无法触碰的疼痛,左边是妈妈,右边是哥哥,我开始尝试深呼吸,或者干脆闭上眼睛装睡,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止不住眼泪,哥哥问我:“是不是很疼?”我再也说不出话来,还一直在想“为什么那次会一点儿也不疼?为什么当时我会一点感觉也没有?是爸爸给了我力量吗?是他让我觉得不应该、也不忍心流泪么?”我在妈妈面前是脆弱的,也许,我是在撒娇,借着习惯。

  哥哥回去睡了,妈妈留了下来,不断问我想不想吃什么、喝点儿什么,给我擦眼泪(长这么大她还没明显地心疼过我?)我试着摇摇头睡了(疼得睡不着~~~)醒来睁开眼便看见哥哥架着副镜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看,见我醒了就咧开嘴笑了,“嘿嘿,这下子变得好老实哦~一句话都不会说了,你看多乖呀!”我嘟起嘴巴不搭理他,他还开玩笑:“哎呀~~真是难得啊!要是好了呢,总是又要吵死了,是不?呵呵”。。。

  哥哥买了好多好吃的提了过来,像哄小孩子似的一样一样展示给我看,问我想吃什么,他立马去办,我笑了,却还是不肯说话(没力气~~)

  晚上,我开始发烧,头发晕,护士来量了好几次,高烧不退,说是要量到烧退为止。哥哥不知该如何是好(真是一点儿也不会照顾人!),想喂我吃点儿什么还不知道要让人稍稍坐起来,见发烧了就一直想让我喝些冷的东西退烧。。。后来我让他去卫生间拿毛巾来,弄湿了放在额头上,他居然还问我: “用冷水还是热水?”。。。

  他就真的只拿来了湿毛巾,放下后就只干看着,

  “你不拿脸盆端水过来?”

  “你想干嘛?”

  “难道你要等这里毛巾敷热了再跑到卫生间去弄湿?”他才嘿嘿笑着去办了,看着他那傻得可爱的样子,突然很想笑。

  “你一点儿也不会照顾人么?从来没照顾过病人么?”

  “没,还真是没有。”

  “。。。”“要是我烧得厉害,没法说话,你也不知道怎么办咯?”

  “知道,我会按这个!”拿着床头的呼叫器给我看。

  “那要是在家里呢?”“他会叫你妈妈!”嫂子笑着插道,

  “恩呢,我会叫妈妈,真的!”

  “。。。”我哭笑不得。最后一次护士来量体温时,烧退了,可以睡觉了。

  哥哥还在东跑西跑问我想不想吃什么,我和嫂子都笑他,他说没事儿做了一下子不适应,嘱咐我晚上有什么是一定要喊他。我不想睡便拿出书来看。。。

  晚上两点多如何确诊白癜风的时候,背酸痛的再也睡不下去,自己慢慢起床,小心翼翼,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摸出哥哥的手机来玩,把他的外套盖在腿上。三点多的时候,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站在窗边看着稀疏的灯火,安静的夜色,密集的楼层间透出来一股“看得见”的寒气,不禁打了个寒战。此时,才感觉一切都过去了,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天,怎么还不亮?”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18 21:03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